• <object id="imaq4"></object>
    <input id="imaq4"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imaq4"><u id="imaq4"></u></object>
    <input id="imaq4"><tt id="imaq4"></tt></input><menu id="imaq4"></menu>
    <object id="imaq4"><acronym id="imaq4"></acronym></object>
    <menu id="imaq4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imaq4"><u id="imaq4"></u></input><object id="imaq4"><u id="imaq4"></u></object>
  • <nav id="imaq4"><strong id="imaq4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input id="imaq4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imaq4"></menu>
    <input id="imaq4"><acronym id="imaq4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maq4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maq4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imaq4"></menu>
    食品伙伴网服务号

    那些年实验猿们瞎搞过的实验室,回忆满满!

    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08-12  浏览次数:157
    核心提示:这个大概很多人都做过吧:实验室新买了一烘箱,第一次使用就拿来烤红薯了,其实小编是用马弗炉200℃来烤,真是香飘十里啊~从高中
     这个大概很多人都做过吧:实验室新买了一烘箱,第一次使用就拿来烤红薯了,其实小编是用马弗炉200℃来烤,真是香飘十里啊~从高中到大学到工作,一直在实验室的我们,自娱自乐,受过伤、挨过骂,可还是阻挡不了小伙伴们恶搞的脚步,一起忆当年,感受下这些个别人家的实验室经历,是不是能引起你的共鸣!

    高中时代那些欢乐事


    • 某同学浓硫酸和铜反应,煮了十多分钟没反应过来问我,怎么还没变化啊,我一看,这货没放铜⋯⋯


    • 会考的卤素实验,溴水不够了,倒霉的是县里面就一个卖试剂的,也没储备,于是出损招,配氯化铁溶液,然后每瓶滴一点溴水,反正置换碘,颜色味道现象全一样,直到高中毕业他们都不知道当时是被这么忽悠的。


    • 准备蛋白质变性实验,老师买了两斤鸡蛋,鸡蛋清配成蛋白液了,鸡蛋黄直接用酒精锅烤着吃了,盐是自己带的,没用氯化钠。


    • 铝热反应,我拌固体的时候加了点高锰酸钾,结果反应有点剧烈,喷的到处都是铁水。


    • 高中化学实验。把浓硫酸在左手上涂了大概3cm x 3cm那么大,皮肤怎么个烂法都不记得,只记得有剧痛,然后发黑,后来结了个很厚的痂。
      还有一次在手上弄了水,然后把钠放了进去,钠顿时熔化成小白球在手上到处游,水温迅速上升,烫得直甩。后来手掌皮肤烂掉一层。


    • 高中做化学实验,有一哥们想偷瓶硫酸回去耍,于是下课时悄悄揣兜里了。下楼梯时,他一步没站稳,摔倒了,没错,他摔倒了,一帮基友各种给力,各种帮他脱裤子。还好天气冷他穿得多,没烧坏关键零件。

     

    大学时代那些欢乐事


    • 玻璃工老师告诉我们,刚烧完的玻璃不要裸手摸,因为烫,然后随手就拿起来我刚放下的弯管,镇定的放下,凉水冲之,然后出门呲牙咧嘴去了⋯⋯


    • 做石油的油包水包油破乳项目的时候,满实验室是石油⋯⋯头进去找我问进度,特意按在桌子上的实验服上,怕蹭上石油,结果实验服上有石油。最神奇的是,后来分了个女同学到我们组,愣是把所有仪器刷干净了,我每次刷碗刷不干净都能想起她。


    • 天太冷了,把烘箱打开,把烘箱门打开,取暖。去外面用烧杯装了一烧杯雪,回来做冰水浴,东北的天然优势。


    • 有此老师用手摸了摸桌上的双氧水,说这个浓度肯定低,你看都不变色,都不疼。说完就痛苦了,新买的60%的双氧水,那个爽,手指头那个白~


    • 带一个组做杂多酸哌啶盐,一个哥们酷爱过滤后刮产物下来,她自己叫刮痧⋯⋯然后每次烘干杂多酸盐的时候,不是看到滤纸毛,就是看到亮晶晶的砂芯的尸体。后来某大家心目中纯情小女生闻哌啶,说怎么一股精液的味道,大家瞬间晕倒。


    • 楼上做杂多酸催化,反应之后,产量不错,就是不知道好好的催化剂跑哪里去了,溶液和固体里面都木有。


    • 用超临界萃取萃取虫草,萃取之后,虫草丝毫不变,多了一份提取液,我一直觉得这是比复印机人民币更靠谱的项目。后来门卫大爷过来问我,你们这东西能炼油吗?我能给你联系猪油的项目,瞬间晕倒⋯⋯


    • 某哥们过生日那天失恋了,忘记当时是什么事情了,他寝室哥几个劝他明天一起过,结果丫一个人喝了一瓶酒,回实验室拿东西,口渴,习惯性的拿起烧杯接水,然后把水放下,把边上的多酸给喝了⋯⋯然后打电话留遗嘱,同学+导员过来送他去医院,那多酸是他做了很久的东西据说⋯⋯


    • 卤代反应:实验完后有人把吸收尾气的水倒到收集母液(含有未反应完的三氯化磷,遇水会剧烈反应放氯气的)的瓶子里了,发现冒烟,他就把塞子塞上、瓶盖拧紧走了,五分钟后,呯的一声就剩瓶底了。


    • 重结晶:溶剂是乙醇,老师只讲了,这个水做溶剂的重结晶你们都做过了,这次乙醇就不多说了,注意乙醇易挥发就行了,然后,某同学找了个圆底烧瓶,装好乙醇和药品,放煤气灯上烧,怕乙醇挥发瓶口塞个塞子,几分钟后,塞子迸掉,桌上一片火海。


    • 紫外分析;老师说比色皿很贵(石英的)不要掉地上,某同学那个紧张啊,使劲捏着生怕掉,结果被捏碎了。


    • 配位滴定:铬黑T做指示剂,本人愣是把紫色变蓝色滴成了粉色变绿色,竟然测定结果还是对的。


    • 硕士的时候同门做厌氧处理废水的中试实验,培养了15天的微生物,总觉得微生物没长好,就问我:你说我的厌氧成功没?我当时正在实验室门口抽烟呢(违反实验室纪律),他说要不你帮我点一下试试,看有没有甲烷。我也跟着犯2了,掀开他的厌氧反应池的盖子就把烟头伸进去,只见哄的一声,整个实验装置上空全部是甲烷燃烧的蓝色火球,我们俩吓的腿都软了:幸好没爆炸,不然后果……那个汗啊

     

    • 本科的时候学水分析化学,实验课占一半的分数,可惜我是色弱,几乎所有滴定实验的终点都没办法分辨,每次就揪着老师(一个女老师)站在我边上看,我一边滴一遍问:“到了没?到了没?”,老师总是不耐烦的说“还没到,还没到,继续,哎呀,到了,过了!过了!”这个时候其他男生总是憋着笑,你们懂得。 

     

    上班后那些欢乐事


    • 某人把仅用了一次的四氟塞子扔掉了,他以为塑料的,不值钱⋯⋯


    • 某次做压力试验,一直苍蝇要死要死的在盖上盖子前一瞬间飞进反应釜。


    • 一个项目被人做了好几年,每次都是刚刚开始做纯度高,越做纯度越低,改进了几年,后来发现原来是某个其实原料的问题,吸潮了会变性还超级能吸潮的玩意⋯⋯


    • 去仓库领试剂,开箱后,里面有条小蛇。估计它在里面也没多久,当时吓了一大跳,然后拿铁锨挑逗它,试图把它带到外面的草地里,它趴在上面嘎吱嘎吱的咬铁锨⋯⋯


    • 有人把50L的旋转蒸发仪里面所有密封圈都卸下来了,一开旋蒸四处漏气,后来才知道,他觉得那样干净⋯⋯


    • 某次做某人做低温反应,反应了7个小时去检测发现反应物都在,产物都不在,最后检查了一圈发现温度计坏了,里面一直-40度,那反应要求-15,温度计要死要死的卡在-16死活不动⋯⋯


    • 收拾老实验室,老大宣称要把两整瓶的钠丢到水里去,我们表示让他提前通知,早点逃跑以便活命。


    • 硼烷四氢呋喃厂家密封不严,在库房爆了,然后等我们去的时候,只剩下玻璃和地上的白色硼砂,其他的都消失鸟。硼烷送检,质量部的人得知剧毒后,拒绝检验,后来推给研究院了⋯⋯


    • 某哥们去研究院遇到的,油泵,在实验室里旋蒸氯仿,好多好多氯仿啊,他带着自家兄弟就逃跑了。


    • 买了50kg乙醇,QA取样取走了10kg,被我们诅咒了小半年。


    容我笑一会儿的分割线。。。。。


    • 发生在电气材料实验室,一实验哥在研究纳米尺度的间隙放电。结果良好,成就显著,准备投AP搏一把结果一天忽然之间发现仪器没有插电。众人膜拜,哥,那你这半个月的放电结果咋出来的?实验哥苦笑:最近天冷,穿了毛衣,可能身上的静电多些……这尼玛,毛衣……静电……

     

    • 太远的记不得,最近发生的:大学里的学生来“实习”——其实就是三天实验课啦,同事为了演示Maragoni effect(酒挂杯),把酒精和果汁混在一起做成红酒的样子,解释的时候说“你们也可以尝尝看,酒精没问题,99.9%纯度的;果汁我就不敢保证了,不知道在冰箱里放了多久。”


    • 硕士时师兄带小本们做实验,某有机合成,有个孩子做出来产率91%,实验报告认真分析半天产率偏低的原因,师兄抱怨:“我还没叫你分析产率偏高的原因呢!”(回想自己是小本的时候,估计也被研究生助教抱怨过)

      

    • 当时我们实验室是四个人,一对情侣A和B,一个女生C挺漂亮的,还有我。1,话说那是200x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时候来的早了一些。那个下午,我们四个人在实验室做好几组实验,等数据。头儿说下午不来了,我们就一个人抱一个电热水袋围拢坐着聊天,聊到四五点钟,做实验用的罗非鱼冻死了很多,冻死的都是100克左右的试验品。然后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美味,然后一起动手解剖了四条,洗干净两面抹上盐,挂在电炉里(实验用测灰分的电炉),不一会儿就香气四溢,打开炉子一人一条,举行开锅大典,一时无话,大快朵颐吃得正欢的时候,门“吱”的一声,头儿推门进来,看见一个人嘴里叼一条鱼········

     

    • 从化学实验室偷镁条留着过年当烟花放。结果全院都过来看啥花这么亮。三四根镁条一起点,照如白昼。

     

    • 第一次用高温烘箱烤红薯,结果温度调高了,变成了碳块(可以用来烧烤)。第二次温度调的合适,解决了实验室师哥师姐的下午茶问题。


    • 偷了导师两个铂金坩埚,准备将来熔了给女朋友做戒指。(当时就没想拿什么能熔的动)后来坩埚也不知道哪去了。


    • 帮忙收拾有机实验室,扔了一堆瓶瓶罐罐到垃圾桶。结果有机实验室的师哥后来才告诉我,里面有几种试剂是剧毒。


    编辑:songjiajie2010

     
    分享: 分享到新浪微博
    分享到QQ空间
    [ 网刊订阅 ]  [ 检验技术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 [ 返回顶部 ]
     
    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     
     
    推荐图文
    推荐检验技术
    点击排行
    检验技术
     
     
    明彩网